忍者ブログ

魚と飛鳥

角落裏那一株睡蓮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角落裏那一株睡蓮


很難忘記在汶口的家,是因為睡蓮。
幾棵睡蓮栽種在一個埋入地下的大缸裏,不知在這裏呆了多久了。剛來時,我並沒有發現他們,可我時常見到房東韓大爺站在一個大缸前凝望,有一天,我來到缸前,發現了他們。
我被睡蓮深深地吸引了。睡蓮的葉子不大,但都Dr集團呈圓形,他們緊緊地貼在在水面上,沒有幾片突兀於水面的。水很清澈,能看到睡蓮在水中的枝莖。幾條活潑的金魚在睡蓮間穿梭,不由讓人想起“魚戲蓮葉間,又是入畫的一景”這句話。睡蓮的葉子平貼在水面上,靜靜的,仿佛感覺不到外面一點一滴的世界。
它們是生機勃勃的,你不要以任何的藉口看不到它們顯示的生命的綠色。如果,你不熟悉睡蓮,來到它面前,你會驚訝:咦,漂在水面上的葉子elyze好唔好還是綠色的!這就是睡蓮的與眾不同,在別人不注意的角落裏卻快樂地活著。有時看著在水面上隨水波起伏擺動的蓮葉,讓人不得不產生這樣的擔心,萬一蓮葉被水沖走,睡蓮也就不復存在了吧。
韓大爺告訴我,睡蓮的生命力極其頑強,失去幾片葉子,它會發出新的葉子來,連根被沖走,它會在別處安家。我更加敬重這不起眼的睡蓮了。
當陽光周向榮醫生灑滿了院子,魚兒開始在水缸中嬉戲,睡蓮依然是靜靜地享受著陽光的沐浴,仿佛魚兒的活潑快樂是它最願意看到的事。
面對睡蓮,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渺小和卑微。
這樣沉靜的綠色的小花,無怨無悔地生活在在不大的水缸中,走過了多久,還將停留多久?它底下的根該有多麼堅韌,才能支撐起這樣堅強的身軀!我不知道是該感歎這水的滋潤,還是該感歎這小小植物的勃勃生機?我仿佛看見水底之下的睡蓮的根縱橫交錯,形成一片根須的海洋,無數條血脈日夜不停地為睡蓮輸送著營養。
我彎下腰去,用手觸摸那圓形的葉片,那是一種閱盡人間滄桑的清涼,又帶著一種昂揚生機的溫熱。我似乎觸摸到了它的脈搏,感受到了它那綿延不絕的心跳,儘管它已經跳動了多年,但絲毫感覺不到放緩的意思。我想伸開雙臂擁抱睡蓮,但睡蓮依然無動於衷似的靜靜地佇立,絲毫不理會我對它的深情厚誼。
我想,這些生活得有滋有味的睡蓮也必定經歷過苦痛:風雨雷電的威脅,蚊叮蟲咬的折磨-而所有的這些,都能夠讓幼小的纖弱的生命過早凋零。然而這些睡蓮能夠駕馭著自己的生命之船穿過礁石,用自己的決心與意志去擁抱那生命的綠色,又怎能不令人讚歎?
從汶口搬家時,我特意給韓大爺要了一棵睡蓮。可搬家到樓上,實在是沒有給睡蓮安家的地方,我把它放到了離家較近的小水塘裏。雖然韓大爺說睡蓮命不珍貴,到哪里都能活,但我戀戀不捨地把睡蓮放進水中時,並沒有指望它能再以生的面孔出現在我的面前。過了些日子,就只是在心裏懷念睡蓮了。
可是,在一年之後我偶然路過池塘,愕然發現在池塘的角落裏竟然生活著一片蒼綠的睡蓮?此時正是夏季,眼前的蓮確實很美麗。那大片的蓮葉,在烈烈驕陽下,濃翠淡綠,點點微紅裝飾其中,煞是好看。而細看,微風當中,那蓮活脫脫就是舞女的裙據了,層層葉片中間,星光般地點綴著粉紅的花朵,有嫋娜開著的,有羞澀含著苞兒的……一株株亭亭玉立,就像一個個剛剛出浴的美女,帶出縷縷清香,羞羞答答地在陽光下展現自己的青春容貌……
喜歡讀周敦頤的《愛蓮說》,但從文章的內容來看,周敦頤“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”中的蓮定然指的是荷花,而非睡蓮。但我並不喜歡荷花。記得在微山湖看到的荷花層層疊疊的荷葉擁擠在一起,遮天蔽日,都爭著向遠道而來的人們展示著自己的風姿,其中的荷花更是妖豔而遠高於荷葉之上,仿佛怕誰遮擋了自己的光彩,哪里有一點清雅的美?
睡蓮,你帶給我無盡的啟迪和思考。無論生在哪里,無論經歷了什麼,無論有沒有留意自己,我就是我,靜靜地生長,自由自在的生活,如一本很厚很厚的書,讓人百讀不厭。也許,成功者能讀出謙虛;也許拼搏著能讀出堅持,也許狹隘者能讀出豁達……
想聽睡蓮告訴我生活的真諦,想與睡蓮說說話,而睡蓮一句話也沒有說,依然是靜靜地靜靜地佇立著。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